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jason | 2 April, 2009 | 一般 | (970 Reads)
 5702

題目︰評述清代編纂《四庫全書》的功過。

一、前言乾隆37(西元1772),清高宗以編纂《四庫全書》的名義,下詔各省徵集圖書,開始了《四庫全書》編纂。由於清王朝的統治已相當穩固;社會經濟發展也取得了輝煌的成就,因此乾隆便利用纂修大套書《四庫全書》,來見證清王朝在他統治之下的繁榮昌盛。明末清初以來學風的遞嬗,漢學取代理學成為清代的顯學;統治者文化政策有了轉變,統治者認為有必要在這個時期進行聚書編書的活動。滿族入主中原後,對一些觸犯君主的文字著述視為異端悖逆,統治者不允許這類含有詆毀、造反之意的書籍文字留下來,在講求文治、控制思想方面花費了相當的精力,據學者考證,在康熙、雍正年間,統治者禦纂欽定的諸經注疏及各種類書、工具書等,即達數十種之多[i]。乾隆38年(西元1773 年)二月成立了四庫全書館,對任職官員嚴加挑選,經過征書、禁書、編書浩大的工程,集合了幾百人的共同努力,直到乾隆52年(1787 年)才修成此書。      清修《四庫全書》其間,一方面是空前規模的圖書編纂所顯示的文化盛景,另一方面則出現了大量典籍橫遭禁毀、文字冤獄遍於國中的文化浩劫。因此《四庫全書》的編纂,其所造成的影響如何,確值得去探討。本文著重於編纂時對於當時社會的影響以及成書後對當時及後世的影響兩大方面去探討。二、編纂《四庫全書》的過失2.1. 寓禁於征滿清入關後,對於滿清先史與夷夏之防等可能挑起反滿情緒的著述文字便嚴加查抄,故在纂修《四庫全書》的同時,開始進行知識與文化的大檢查,凡內容涉及違礙、悖逆的書籍一律查繳、銷毀。 乾隆三十七年正月,清高宗的頒詔求書,雷厲風行,首先造成胡中藻詩獄[ii]。當時,高宗對胡氏藏有明末野史已引起警覺,下令查抄胡氏住宅。他曾就此頒諭軍機大臣:胡中藻家中書籍內,有《豫變紀略》二本、《複齋錄》六本,查系何等書,有無關系,一並送來。[iii]兩年後,清廷查處河南告訐案,生員段昌緒藏吳三桂檄文事敗露,而原任江蘇布政使彭家屏還招供藏有《豫變紀略》等明末野史。結果,段、彭二氏皆因之而被處死。[iv]從此,散在民間的明末野史及相關詩文,成為清廷的隱患。     從乾隆243月起,至325月,張照詩文案、閻大鏞《俁俁集》案、沈德潛《國朝詩別裁》案、蔡顯《閑閑錄》案等文字獄接踵發生。[v] 之後,又有齊周華詩文案、李紱詩文案。至乾隆346月,清廷明令禁毀錢謙益遺著《初學集》、《有學集》。高宗干戈,命令各地督撫:將《初學》、《有學》二集,於所屬書肆及藏書之家,諭令繳出,匯齊送京。至於村塾鄉愚,僻處山陬荒穀者,並著廣為出示,明切曉諭,定限二年之內,俾令盡行繳出,毋使稍有存留。錢謙益籍隸江南,其書板必當尚存,且別省或有翻刻印售者。俱著該督撫等,即將全板盡數查出,一並送京,勿令留遺片簡。[vi]
       
在其後的兩年限期中,清廷嚴飭江蘇、廣東地方當局查禁錢謙益著述,下令撤毀錢謙益為他人經史著述所撰悖謬序文,派員審查欽天監藏書,銷毀占驗書十八種,甚至議複朝鮮國王,將陳建《皇明通紀》、朱璘《明紀輯略》在該國禁毀。正是以查禁圖書為背景。
《四庫全書》開館以後,清高宗最終撕下偽裝,將禁書真意和盤托出。他氣急敗壞地質問內外大臣:乃各省進到書籍不下萬餘種,並不見奏及稍有忌諱之書。豈有裒集如許遺書,竟無一違礙字跡之理![vii]這句話,就暴露了清高宗名為征書,實際要禁書的求書本意。寓征於禁活動始於乾隆二十九年(1774)八月至五十八年(1793)。在長達十九年的時間當中,總計禁毀書籍達三千一百多種,十五萬一千多部,銷毀書版八萬塊以上。因此,《四庫全書》在纂修時對中國文化的傷害,是十分巨大的。2.2.掏空私人藏書庫乾隆三十七年(西元1772 年)征書之初,乾隆在詔諭中說:今內府藏書,插架不為不富,然古今以來著作之手無慮數千百家,或逸在名山,未登柱史,正宜及時採集,以彰千古同文之盛[viii],要求各地及時採集,匯送京師,首先購覓書籍的條件是歷代流傳舊書[ix]。乾隆迭次嚴催,下詔聲明:凡民間所有藏書,無論刻本、寫本,都要為官借鈔,仍將原本給還豈可獨抱秘文,不欲公之同好,即或字義偶有觸礙,亦是前人偏見,與近時無涉,何必過於畏首畏尾。且有聲明“書中即有忌諱字面,並無妨礙,或有妄誕字句,亦不過將書毀棄,轉諭其家不必收藏”云云[x]。為了鼓勵民間把孤本、秘本等奉獻給清廷,亦採取了包括獎勵在內的搜訪措施,:進書五百種以上者,“賞《古今圖書集成》各一部,以為好古之勸”;一百種以上者,“賞給內府初印之《佩文韻府》各一部,俾亦珍為世寶,以示嘉獎”[xi];或題詠或記名。這些措施一出,在短短幾年,征書成果顯著:圖書總數共達13500多種,不少是舉世罕見的或海內僅存的珍本秘笈,保證了《四庫全書》的來源,有利於提高編纂品質。另一方面,征書活動給私人藏書事業帶來了不容忽視的消極影響,許多藏書家無論自願還是不自願都不得不把家藏善本進獻出來,然而絕大部分都沒有得到歸還,使得不少藏書家多年珍藏為之一空。2.3.專制銷毀在搜集了大量的圖書後,乾隆又趁民間流傳的大量書籍都集中到四庫館這個機會,查繳、清理古今書籍,銷毀所謂違礙悖逆之書,在文化領域裏實行專制。銷毀的辦法是分類進行全毀、抽毀和改竄。全毀即將某書全部銷毀;抽毀即將書中涉及清朝忌諱的部分抽出毀掉,剩下的仍予以保留;改竄即將書中的某些忌諱的字句加以改換[xii]。乾隆要求四庫館制定出《查辦違礙書籍條款》,對宋代以後的歷代野史雜史詩賦文集應當如何加以全毀、抽毀和修改字句,都作了種種規定。以後查毀的範圍有擴及到地方誌、小說、戲文等等。這部叢書沒有全部開刻付印,而用人力抄寫,一方面是為了省時節費,整齊美觀,另一個原因,就是為了篡改的方便。魯迅先生曾用舊鈔本校四庫館中改正過的《嵩山文集》,他指出:犬羊是違禁的,說金人的淫掠是違禁的;夷狄當然是要違,但也不許看見中國兩個字,因為這是和夷狄對立的字眼,很容易引起種族思想來的,這樣修改之後,使天下士子閱讀,永不會覺得我們中國的作者裏面,也曾有過很有些名氣的人。[xiii]繼征書之後進行了一場查繳、銷毀所謂違礙悖逆書籍的活動,始於乾隆三十九年(西元1774 年)八月,在乾隆五十八年(西元1793 年)結束,這場曠日持久的禁書毀壞的書籍數目長期難以確定,清人姚覲元輯清代禁毀書目四種,分別為《全毀書目》、《搜毀書目》、《違礙書目》和《禁書總目》,可以說是乾隆籍修《四庫》摧殘中華傳統文化的鐵證[xiv]。到底此次修書摧毀了多少古籍﹖不同學者有不同的統計,民初陳乃乾《禁書總目》考證,到乾隆四十五年(西元1780 年),全國被禁毀數字,計全毀書2454 種,抽毀書402 種,銷毀書版50 種,銷毀石刻24 種;後來,黃愛平的考察則得出︰共禁毀書籍3000多種、151千多部,銷毀書板達八萬塊以上[xv]。以上兩個學者的考證,無論哪個真實,都是矚目驚心的,都反映了對我國古代文化典籍的摧殘。


 

2.4.文字獄為了掌控人們的思想及政治,維護清朝統治。在禁書的同時,也興起了文字獄。清廷專制統治者往往借疑似影響之詞,羅織罪狀,濫殺無辜,以達到消滅異端、鉗制思想、維護專制統治的目的。這次文字獄數量之多、株連之廣、處罰之酷,乃歷朝之冠。而且絕大部分都是吹毛求疵、望文生義、穿鑿曲解,加以莫須有之罪根據黃愛平的統計,共有48次文字獄。[xvi]高宗初政,開始時是一派寬松氣象。然而好景不長,乾隆六年九月,就在他信誓旦旦,聲稱朕從不以文字罪人的同時,即責成湖廣總督孫家淦:伊到任後,將謝濟世所注經書中,有顯與程、朱違悖抵牾,或標榜他人之處,令其查明具奏,即行銷毀,毋得存留。[xvii]焚毀謝濟世書未及兩年,乾隆八年二月,清廷以時務策考選禦史,翰林院編修杭世駿因對策失誤,議及內滿而外漢,被高宗以懷私妄奏,依溺職例革職[xviii]
        
乾隆16年正月,清高宗南巡。由於地方官竟相逢迎,擾民甚重,於是民間流傳假托大吏孫嘉淦名的奏稿,指斥高宗失德。當年八月,奏稿案發,高宗下令窮究。結果,蔓延七八省,牽連各級官吏幾至千人,直到183月,先後將一應涉案人懲治,始告平息。同年十一月,江西金谿生員劉震宇上《治平新策》,清高宗以文中多悖逆之語,遂濫施淫威,下令將劉氏處死,其書板查明銷毀[xix]。從此,文字冤獄惡性蔓延,日趨加劇,終於演成乾隆203月的前文提到的胡中藻詩案。   胡氏罪名是鴟張獄,高宗所指主要是:其集內所雲一世無日月,又曰又降一世夏秋冬……又曰一把心腸論濁清,加濁字於國號之上,是何肺腑!……至其所出試題內,考經義有乾三爻不象龍說,《乾卦》六爻,皆取象於龍,故《象傳》言時乘六龍以禦天。如伊所言,豈三爻不在六龍之內耶!乾隆乃朕年號,龍與隆同音,其詆毀之意可見。在歷數胡氏罪名之後,清高宗指出:胡中藻之詩,措詞用意,實非語言文字之罪可比。夫謗乃朕躬猶可,謗及本朝,則叛逆耳。朕見其詩,已經數年,意謂必有明於大義之人,待其參奏,而在廷諸臣及言官中,並無一人參奏,足見相習成風,牢不可破,朕更不得不申我國法,正爾囂風,效皇考之誅查嗣庭矣。[xx]
             
同年四月,高宗濫施淫威,下令將胡中藻處斬。牽連所及,已故大學士鄂爾泰被撤出賢良祠,不准入祀。其侄鄂昌,則以與胡中藻曾有唱和被賜死。戶部侍郎裘曰修,亦因之一度革職。
2.5.文化獨裁,經學主導《四庫全書》在抄寫過程中,由於封建官吏、承辦大員粗率馬虎,不負責任,錯誤之處比比皆是。乾隆就曾指斥該書草率訛謬,比比皆是錯誤之處,累牘連篇,不可枚舉[xxi]。乾隆五十七年,紀昀重校文津閣《四庫》,僅東經部就查出空白和錯誤一千多處,這足以說明《四庫全書》的品質如何了,這樣一本書,在閱讀學習、普及文化、學術研究上,是不宜加以提倡和推薦的[xxii];乾嘉時期,絕大多數學者熱衷於鑽進故紙堆中,從事文字、音韻、訓詁、校勘、考證、輯佚的研究,幾乎不去注意中國以外的世界,也較少接觸現實的國計民生,造成當時整個學術思想界相對沉寂的局面;全書內容上,極力推崇經學,忽視科學技術的發展,當時的中國社會,雖然已經國力強盛,經濟、文化都有所發展,但就總體而言,已經落在了西歐各國後面,明末清初的中西文化交流,也曾傳入一些新鮮的自然科學知識,但終於未能對傳統文化產生決定性影響,中國歷史的巨輪,仍然在相對封閉的封建軌道上緩緩地運行;由征書而相伴的文字獄更是妄圖毀滅歷史文化,愚弄人民,以延長個人統治,結果打擊了民族的自尊心、自信心,創造力和戰鬥力。從此中國由盛至衰。文化的長期落後,導致了中國近代面對外來侵略的徹底失敗。  


 

    三、《四庫全書》功勞評價
   3.1.     
《四庫全書》的歷史價值︰
《四庫全書》表現在對中國歷代典籍的成功整理和總結。我國是一個具有悠久曆史的文明古國,通過數千年的文化積累,流傳下來浩如煙海的典籍。自《漢書·藝文志》、《隋書·經籍志》以降,對現存典籍進行清理和編目,成為歷代相沿的一個好傳統。即使是迭經水火,天災人禍,若幹有價值的文獻,亦可藉而幸存。明初,《永樂大典》輯成,宋元秘籍,多錄其中,類書編纂,可謂登峰造極。然而,這些書籍為體例所限,內容割裂,首尾不具,難存古籍舊觀。於是完整地將歷代典籍加以整理和總結,匯編為一部大型叢書,日漸成為發展古代學術文化應予解決的課題。入清以後,由於經濟的恢複及發展,終於在乾隆間實現。3.2.目錄價值
         
《四庫全書》按照傳統的經史子集四部,區分類聚,部次群籍,把歷代文獻井然匯聚於一堂。尤其是《四庫全書總目》的編纂,將著錄、存目諸書撮舉大要,評論得失,兼及作者生平爵裏介紹。承先啟後,繼往開來,既是我國古代目錄學集大臣的著述,也為清以後對傳統學術的全面總結和整理,提供了一個範例。
 3.3.開啟學術整理之風
       
清代學術,以對中國傳統學術的整理和總結為特徵。風氣之開,雖清初諸儒已然發端,考據、校勘、辨偽、輯佚,從顧炎武、閻若璩、毛奇齡、胡渭,到惠棟、盧文弨、顧廣圻,一脈相承,代有傳人。但確立規模,蔚成風氣,則無疑應自《四庫全書》編纂始。《四庫全書》開館後,將學術界俊傑網羅其中,輯佚書於《永樂大典》,理群籍於中秘內府,辨章學術,考鏡源流,不啻治學風尚的一種無聲的典型示範,其移風易俗的力量是無與倫比的。[xxiii]以《四庫全書》的編纂為契機,考據學空前發達,我國古代學術從此步入對傳統學術進行全面總結和整理的階段。
    3.4.
最全面文獻著作
  為了彙聚天下書籍,《四庫全書》開館前後,清政府運用政權的力量,在全國各地搜訪圖書,凡經史百家、文人專集等等均在採集之列,唯坊間舉業時文、民間族譜、尺牘屏幛壽言以及屑屑無當之酬唱詩文之類,均無庸採取。盡收天下有用的圖書。章學誠說:"四庫搜羅,典章大備,遺文秘冊,有數百年博學通儒所未得見而今可借抄於館閣者。"除了不收的"舉業時文"等,以及大量的佛道藏圖書、普通地方誌和戲曲小說等等以外,已經基本上囊括了當時存世的圖書。3.5.空前權威性乾隆382月,《四庫全書》正式開館,乾隆46年底,第一部《四庫全書》告竣,在長達9年的纂修過程中,四庫館不僅吸收了很多學有專長、名重一時的學者文人(如于敏中、王際華、金簡、紀昀、陸錫熊、陸費墀、周永年、戴震、邵晉涵、翁方綱、程晉芳、任大椿、朱筠、姚鼐這樣的人物),而且還召集了大量 的辦事人員,形成了一個360餘人的龐大的辦事機構。數百名優秀學者濟濟一堂,按照一定的取捨標準,對通過各種途徑集中到四庫館內的13000餘種書籍,甄別採擇,爬梳輯校,考訂辨正,整理編目,完成了包括著錄、存目在內總計10254種書的《四庫全書》及其《四庫全書總目》的編纂,除了當時的歷史條件限制和統治階級的偏見所造成的缺憾以外,應該說,其編纂質量是可以有保證的,否則就有失公允。3.6.資訊完整、分類嚴密   《四庫全書總目》的編纂幾乎與《四庫全書》的編纂相始終,既保證了《四庫全書》所收圖書的質量,也保證了整部《四庫全書》資訊的完整性、均衡性和條貫性。在乾隆37年發佈的征書諭令中,就要求"將各書敘列目錄,注係某朝某人所著,書中要旨何在,簡明開載,具折奏聞",在朱筠的著名的開館校書奏摺中,具體提出了編纂目錄的設想,其後,四庫館總裁一致推舉著名學者紀昀和陸錫熊擔任總纂官,全面負責《總目》的編纂工作。徵集、校閱、撰寫提要、選擇、編次等工作幾乎是同步進行的,其中撰寫提要是非常關鍵的一步,每篇提要的後面,都附有纂修官提出的"應刊刻""應抄錄""酌存目""毋庸存目"等意見,總纂官據此再檢閱原書,決定各書的錄存與否。乾隆原來以為,如此纂辦提要,"未免過於繁冗",後來改變了態度,各篇提要經考核審定後,總纂官們便按照經史子集四部分類體例,排纂成編。四部分類法是古代圖書分類法中最好的一種,而《四庫全書》的分類體系被公認為是最為成熟、最為嚴密的,《四庫全書》按照經史子集四部分類法,部下分類,類下再分子目,計四部四十四類六十六子目,雖然大多沿襲前人成法,卻能折衷諸家,自出新意,無論在類目的設置歸併,還是在圖書的具體歸屬方面,都有改進和創新。嚴密的分類體系保證了《四庫全書》知識體系的完整性和條貫性,使上萬種圖書組合成一個有機整體,編排有序,極易尋找。


 

四、結論     《四庫全書》的編纂是一樁文化盛事,但這項盛事卻摧殘珍貴文獻,大量典籍橫遭禁毀,冤濫酷烈的文字獄遍於國中。宋元以來的大量典籍毀於一旦,又經過君主專制淫威的斧鋮之後,《四庫全書》著錄諸書,或濫加抽毀,或肆意改竄,已非盡古籍舊貌,給其後的閱讀,利用和研究,皆帶來無可彌補的損失。《四庫全書》亦被認為是推進封建教化,實現思想、文化獨裁的官定教科書其編纂目的,乃為清朝統治者炫耀文治、鞏固政權服務。《四庫全書》在抄寫過程中,由於封建官吏、承辦大員粗率馬虎,不負責任,錯誤之處比比皆是。乾嘉時期,大多數學者熱衷於文字、音韻、訓詁、校勘、考證、輯佚的研究,不去注意中國以外的世界、接觸現實的國計民生,造成當時整個學術思想界沉寂的局面;全書極力推崇經學,忽視科學發展,使本來強盛的中國經落後於西歐各國。明末清初的中西文化交流,也曾傳入一些新鮮的自然科學知識,但終於未能對傳統文化產生決定性影響;由征書而相伴的文字獄更是妄圖毀滅歷史文化,愚弄人民,以延長個人統治,結果打擊了民族的自尊心、自信心,打擊了民族的創造力和戰鬥力。使中國由盛至衰,文化長期落後,導致了中國近代面對外來侵略的徹底失敗。《四庫全書》的貢獻,只流於在學術層面的目錄學、歷史學以及開啟學術研究風氣的層面。在社會及至於民族層面,卻是過大於功的。



[i]《清高宗實錄》卷五,雍正十三年十月辛巳。

[ii]《清高宗實錄》卷一五一,乾隆六年九月丁亥。

[iii]《清高宗實錄》卷四八六,乾隆二十年四月丁未。

[iv]《清高宗實錄》卷五四,乾隆二十二年六月丁卯。

[v]《清高宗實錄》卷七八六,乾隆三十一年六月丁酉。

[vi]《清高宗實錄》卷八三六,乾隆三十四年六月丙辰。

[vii]《清高宗實錄》卷一二一,乾隆四十一年十一月甲申。

[viii] 蕭東發、陳慧傑,功魁禍首-評乾隆編四庫全書[J],圖書館建設,19822

[ix] 孫犁,讀陳垣抄的《辦理四庫全書檔案》筆記,中國出版史料(古代部分第二卷)[M],武漢:湖北教育出版社,2004p269

[x] 蕭東發、陳慧傑,功魁禍首-評乾隆編四庫全書[J],圖書館建設,19822

[xi]《辦理四庫全書檔案》,乾隆三十九年五月十四日諭,轉引自黃愛平,四庫全書纂修研究[M]

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1989p31

[xii] 李瑞良,中國出版編年史-明至前清卷[M],福州:福建人民出版社,2004p591

[xiii] 孫犁,讀陳垣抄的《辦理四庫全書檔案》筆記,中國出版史料(古代部分第二卷)[M],武漢:湖北教育出版社,2004p269

[xiv] 蕭錚:從影印《四庫全書》談起[J],大學圖書館通訊,19883

[xv] 張帆,中國古代簡史[M],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01 年,p352

[xvi] 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編,《纂修四庫全書檔案》,共二冊,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711月。

[xvii]《清高宗實錄》卷一五一,乾隆六年九月丁亥。

[xviii]《清高宗實錄》卷一八四,乾隆八年二月壬辰。

[xix] 《清高宗實錄》卷四五,乾隆十八年十一月癸亥。

[xx]《清高宗實錄》卷四八四,乾隆二十年三月丙戌。

[xxi] 蕭東發、周心慧,《四庫全書》影印質疑[J],群言,19885

[xxii] 蕭東發、周心慧,《四庫全書》影印質疑[J],群言,19885

[xxiii] 《清高宗實錄》卷一四三,乾隆四十二年十月乙卯。

參考文獻︰ 1.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編,《纂修四庫全書檔案》,共二冊,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711月。 2.王重民輯,《辦理四庫全書檔案》,北京:國立北平圖書館排印本,1934年。 3.吳慰祖校定,《四庫採進書目》,北京:商務印書館,1960年。 4.郭伯恭著,《四庫全書纂修考》,北平:商務印書館,1937年。 5.劉漢屏著,《四庫全書史話》,北京:中華書局,1980年。 6.欒貴明輯,《四庫輯本別集拾遺》,共二冊,北京:中華書局,1983年。 7.吳哲夫著,《清代禁燬書目研究》,台北:嘉新水泥公司文化基金會,1969年。 8.黃愛平,《四庫全書纂修研究》,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1989年。9.宋原放主編(2004),中國出版史料(古代部分第二卷)[M],武漢:湖北教育出版社。10.何齡修、朱憲、趙放編(1999),四庫禁毀書研究[M],北京:北京出版社。11.李瑞良(2004),中國出版編年史-明至前清卷[M],福州:福建人民出版社。12.張帆(2001),中國古代簡史[M],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13.黃愛平(1989)四庫全書纂修研究[M],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14.楊家駱編(1994),四庫全書百科大辭典,北京:北京警官教育出版社。

[1]《清高宗實錄》卷五,雍正十三年十月辛巳。

[1]《清高宗實錄》卷一五一,乾隆六年九月丁亥。

[1]《清高宗實錄》卷四八六,乾隆二十年四月丁未。

[1]《清高宗實錄》卷五四,乾隆二十二年六月丁卯。

[1]《清高宗實錄》卷七八六,乾隆三十一年六月丁酉。[1]《清高宗實錄》卷八三六,乾隆三十四年六月丙辰。[1]《清高宗實錄》卷一二一,乾隆四十一年十一月甲申。

[1] 蕭東發、陳慧傑,功魁禍首-評乾隆編四庫全書[J],圖書館建設,19822

[1] 孫犁,讀陳垣抄的《辦理四庫全書檔案》筆記,中國出版史料(古代部分第二卷)[M],武漢:湖北教育出版社,2004p269

[1] 蕭東發、陳慧傑,功魁禍首-評乾隆編四庫全書[J],圖書館建設,19822

[1]《辦理四庫全書檔案》,乾隆三十九年五月十四日諭,轉引自黃愛平,四庫全書纂修研究[M]

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1989p31

[1] 李瑞良,中國出版編年史-明至前清卷[M],福州:福建人民出版社,2004p591[1] 孫犁,讀陳垣抄的《辦理四庫全書檔案》筆記,中國出版史料(古代部分第二卷)[M],武漢:湖北教育出版社,2004p269

[1] 蕭錚:從影印《四庫全書》談起[J],大學圖書館通訊,19883

[1] 張帆,中國古代簡史[M],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01 年,p352

[1] 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編,《纂修四庫全書檔案》,共二冊,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711月。

[1]《清高宗實錄》卷一五一,乾隆六年九月丁亥。

[1]《清高宗實錄》卷一八四,乾隆八年二月壬辰。

[1] 《清高宗實錄》卷四五


[1] THANKS.

我都是修讀此科,你的文章對我很有參考作用,謝謝!


[引用] | 作者 FONG | 15 November 2009, 19:00 | [舉報垃圾留言]

[2] Re: FONG
FONG :
我都是修讀此科,你的文章對我很有參考作用,謝謝!

歡迎之至﹗
你很有禮貌,不像某些人拿走了一言不發。


[引用] | 作者 作者 | 03 December 2009, 22:59 | [舉報垃圾留言]

[3] 謝謝師兄的分享

謝謝師兄的分享.


[引用] | 作者 HUA | 21 September 2010, 09:45 | [舉報垃圾留言]

[4]

謝謝師兄的分享


[引用] | 作者 bb | 09 November 2010, 22:03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