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jason | 2 April, 2009 | 一般 | (1261 Reads)

試從下列《史記》篇章中選擇其一,論析文章之句式及詞匯特點︰〈過秦論上〉

() 前言《過秦論》故名思議論秦之過也[1]在《史記》中為一篇,載于《秦始皇本紀》之後,《陳涉世家》後又引第一大段。《文選》則分為上中下三篇,三篇實為一篇,分別評論始皇、二世、子嬰三代的過失,總結秦亡的教訓。這裏選錄的是上篇。文章不僅總結了秦亡的教訓,而且也肯定了秦亡之前的成就。賈誼認為,秦之過,在於「仁義不施」,不知「攻守之勢異」。賈誼寫作此文,目的在於總結秦速亡的歷史經驗,為漢文帝提供政治上的鑒戒,鞏固其統治。文章使用了前後對照的手法,鋪陳排比,有一泄千里之勢。在中國散文史上,《過秦論》首創了「史論」這一體裁,對漢以後的散文創作產生了重要影響。由於《過秦論》是議論文,兼之作者深諳辭賦,是辭賦家的政論,因此,偏於注重文章豪邁的氣勢,本文先會分析其獨樹一幟的辭格和文風,然後再討論其別具一格的散文議論方法。而且是一篇從明、清到當代,幾乎所有的古文選本都選了這篇《過秦論》(上),因此前人對它的評語也很多。如清人姚鼐在《古文辭類纂》中評它為雄駿宏肆,近人吳闓生在《古文範》的夾批中評它通篇一氣貫注,如一筆書,大開大闔。歸納大多數評論者的意見,主要說這篇文章氣勢充沛,一氣呵成,是古今第一篇氣的文章。因此吳闓的意見是比較有代表性的。我這篇小文就想先從氣勢充沛這一點談起。因此本文先集中討論《陳涉世家》詞匯和句式的特點,然後再說明其寫作特色。       
() 詞匯特點在古漢語中,虛詞的數量雖不如實詞多,但其使用的頻率卻非常高。而這些虛詞對於表達文意和抒發感情,都有著十分重要的作用。換句話說,虛詞對理解文章關係極大。清代學者劉淇《助字辯略》說:「構文之道,不過虛字、實字兩端,實字其體骨、而虛字其性情也。蓋文以代言,取其神理,抗墜之際,軒輊異情,虛字一乖,判于燕趙。一字之失,一句為之蹉跎,一句之誤,通篇為之梗塞。」因此,歷來的文人、作者在寫作時,莫不重視對虛字的運用和安排。而在《陳涉世家》中,作者出色地運用虛字傳情達意使文章處處顯得感人至深。[2]陳勝、吳廣乃謀曰:「今亡亦死,舉大計亦死,等死,死國可乎?」陳勝曰:「天下苦秦久矣。吾聞二世少子也,不當立,當立者乃公子扶蘇。扶蘇以數諫故,上使外將兵。今或聞無罪,二世殺之。百姓多聞其賢,未知其死也。項燕為楚將,數有功,愛士卒,楚人憐之。或以為死,或以為亡。今誠以吾眾詐自稱公子扶蘇、項燕,為天下唱,宜多應者。」吳廣以為然。當時,陳勝吳廣面對的局面十分尶,因為已誤了期限,所以「亡亦死,舉大計亦死,等死,死國可乎﹖」「亦」是情態副詞,表示同樣[3]「死國可乎﹖」意即可以為國而死嗎﹖「死國」不及物動詞帶賓語,活用為「介、賓、動」式即「狀中結構」的動詞性詞組。[4]由此可知,陳勝面對的局面無論逃亡還是起事,後果同樣都是死。陳勝迅速分析了目前的形勢,其一︰「天下苦秦久矣。」天下給秦皇壓迫得很久了;其二︰「二世少子也,不當立。」原本應立公子扶蘇的但公子扶蘇己被「二世殺之」,而「百姓多聞其賢,未知其死。」。其三、項燕為「數有功,楚人憐之。」如果配合這三個形勢冒充扶蘇和項燕「為天下唱」,揭竿起義,一定會得人民的響應,「宜多應者。」「天下苦秦久矣。」 苦:形容詞意動用法,以……為苦。4「數有功」,有許多功勞,數詞,表示不確定的數目。5陳勝的分析得到吳廣的認同,「廣以為然。」然後才一起舉事。吳廣素愛人,士卒多為用者。將尉醉,廣故數言欲亡,忿恚尉,令辱之,以激怒其眾。尉果笞廣。尉劍挺,廣起,奪而殺尉。陳勝佐之,並殺兩尉。召令徒屬曰:「公等遇雨,皆已失期,失期當斬。藉弟令毋斬,而戍死者固十六七。且壯士不死即已,死即舉大名耳,王侯將相甯有種乎!」徒屬皆曰:「敬受命。」這一段交代了「並殺兩尉」「召令徒屬」「為壇而盟」這三個場面,「並殺兩尉」是為了掃清障礙,「廣故數言欲亡」「故」表明用計,目的是激怒將尉「答廣」「尉果符廣」「果」表明計劃成功,「劍挺」寫出將尉的凶殘,接著用「奪」「殺」「佐」「並殺」連著四個動詞,生動形象地表現陳勝、吳廣面對強敵,奮勇殺敵的鬥爭精神。「召令徒屬」慷慨陳詞,幾句話簡潔精煉,說理中肯,且有強烈的鼓動性和號召力。再次體現陳勝的膽識和才智。文中的描述這兩個場面後,插入一句議論「從民欲也」,表明叛變正是人心所向。 () 句式特點史筆記事不允許有場竟描寫和心理描寫,但司馬遷卻能通過人物的語言表現各種特定的環境以及人物心態。「乎和也」同是疑問虛詞,「等死,死國可乎?」為疑問句,「乎」表達委婉的語氣,含有徵詢的意味。這與前文另一疑問句「若為傭耕,何富貴也?」語氣表達方式同中各異,這句「也」相當於「啊」,表達的語氣肯定意味強些,表現了「傭耕者」對陳勝的話根本不相信。司馬遷根據人物不同身分和處境,寫出對話時的語氣從而生動地刻畫出人物性格,使人物形象栩栩如生。 1.        文中采用諺語來豐富了語言的內容,提高了語言的表現力。例如﹕「桃李不言,下自成蹊」這是古代流行的一個諺語。意思是說桃樹李樹沒有向人們打招呼,由於它有甜美的果實而吸引着無數的人爭相趕往,在樹下踩出了一條路。李廣厚重木納,他的忠實心腸感動了天下的人,司馬遷就用桃李的果實來作比喻,於是引用這個諺語來讚頌他,不但形象鮮明,含義深刻,而且用得非常貼切,富有生活氣息。 2.        文中使用口語,文中的語言模似人物聲色口吻,既口語化而又個性化,至今讀來如聞其聲,如見其人,使讀者產生親切感。 4.  行文造句散文化,句式長短相間,參差錯落,有意式地不造排比偶句,句式活潑生動,接近口語化,富有生命力。如﹕「中貴人將騎數十縱,見匈奴三人,與戰。三人還射,傷中貴人,殺其騎且盡。中貴人走廣。廣曰:「是必射雕者也。」廣乃遂從百騎往馳三人。三人亡馬步行,行數十裏。廣令其騎張左右翼,而廣身自射彼三人者,殺其二人,生得一人,果匈奴射雕者也。已縛之上馬,望匈奴有數千騎,見廣,以為誘騎,皆驚,上山陳。廣之百騎皆大恐,欲馳還走。」這一大段文字,句式多短章促句,它造成一種緊張氣氛,讀者隨着這短促的節奏,不自覺投入了故事當中。另外,又如文中寫李將軍與匈奴的遭遇戰,因寡不敵眾,全軍震怒。這時李廣鎮定自若,號令全軍向匈奴軍逼進,以示膽壯。行文曰﹕廣令諸騎曰:「前!」前未到匈奴陳二裏所,止。第一個 寫口令,概括了李廣如雷霆之聲的命令,表示只有勇往直前,才能在氣勢上壓倒敵軍,爭取死裏求生。第二個 字寫行進,表示全軍整肅前進的豪壯氣勢。最後一個 字,顯示全軍岿然不動的意志。總計十六個字,長短五個句子,就淋漓盡致地描繪了漢軍視死如歸,一往無前的精神,刻畫了一個大場面。 5. 作者利用問句來表達人物的性格和感情。文中插入李蔡一節,從對比中突出李廣不得封侯的遭遇。李廣與王朔一段話的末尾,運用三個問句,表示了他胸中的憤懣。 () 寫作特點1.    四個戰例對刻畫李廣性格的作用四個戰例有力地凸現了李廣其人其事不同尋常的兩個方面﹕一是他機智勇敢、沉着鎮定、臨危不懼的指揮才能和戰鬥精神,一是他戰功赫赫卻屢遭罪責的不幸遭遇。以此刻畫了李廣的性格特徵,還顯示了他的才能、功績與其遭遇、結局之間的矛盾,使人為之憤憤不平。 2. 以富於特徵的細節刻畫人物性格用富於特徵的細節刻畫人物性格,是《李將軍列傳》在寫作上的一個突出長處。比如寫李廣善射。一方面,作者以廣家世世受射廣為人長,猿臂,其善射亦天性也,作概括的敘述介紹。另一方面,又抓住了一個殊為生動的細節﹕ 廣出獵,見草中石,以為虎而射之,中石沒鏃,視之石也。以石為虎,引弓發箭,竟然 中石沒鏃顯示了他臂力之強勁非凡。以這樣獨特的細節來寫他的善射,使人對此過目不忘。又如寫李廣愛好射箭。 廣訥口少言,與人居則畫地為軍陣,射闊狹以飲。專以射為戲,竟死。如果沒有 畫地為軍陳,射闊狹以飲。這一細節, 專以射為戲就不會那麼具體可感。而且,李廣 畫地不畫其他而專畫 軍陣,又十分他的將軍身份和長期從戎的生活經歷。這樣的細節為李廣所 特有,而作者也正是以這 特有的細節,刻畫李廣特有的個性。 3. 用對比手法映襯烘托本文多處運用對比手法烘托李廣的形象,使其在與別人的比較中展現出獨特的風采。 一是與匈奴射雕者的對比。匈奴射雕者的射技已非常高明。他們雖有三人,但與漱軍數十人交戰,卻 傷中貴人,殺其騎且盡。然而,李廣出馬,只身與他們三人對射,結果, 殺其二人,生得一人。天外有天,強中還有強中手。作者認射雕者在李廣面前相形見絀,有力地襯托出李廣神射,天下無雙。 二是與程不識的對比。程、李二人都是名將,但治軍風格迥然不同。程不識治軍,法度嚴謹,而李廣帶兵級簡易隨便。通過對比,作者寫出了二人不同的帶兵作風,而李廣之簡易隨便,比較程不識循守常規之嚴謹認真顯得更為獨特,富有個性。妙處還在於,李廣這樣違反常規帶兵,居然也 未嘗遇害,這就更加顯示出他的膽略、才氣超人一等,顯示出匈奴對他的畏懼之深。 三是同部下吏士的對比。右北平之戰,李廣所部被敵軍四方包圍,一陣格殺之後, 漢兵死者過半,箭矢也快用完。這時,漢軍 吏士皆無人色。而李廣仍然 意氣自如益治軍。通過對比,愈發突現了李廣的英雄虎膽。四是與李蔡的對比。李蔡的膽略、才能、軍功、聲望、都遠遠不如李廣,然而官運亨通,平步雲,身封列侯,位至三公,而李廣卻經常 無賞賞不行官不過九卿,身不得封侯。作者以李蔡為鏡,映照出了李廣功高賞薄的際遇,使這一人物呈現出悲劇色彩。  () 作者的思想感情司馬遷之所以寫這篇傳記,一是欽佩李廣在抗爭匈奴中所立下的功績,二是同情李廣的不幸遭遇。整篇文章,記敘時雖不見一句議論,但筆墨間卻浸潤着作者的感情。而文末的太史公曰,更可見出司馬遷對李廣的由衷和讚賞。他一方面引《論語》中的話,稱讚李廣衝鋒在前,飲食在後,以身作則,因而言行出令行,能得到部下的擁戴﹔另一方面又以「桃李不言,下自成蹊」的諺語,讚揚李廣不善辭令,但其忠誠的品行深入人心,為人們所信賴、敬仰。 () 結論李廣在抗匈奴的騷擾中,立下了輝煌的功德。但他未能受到統治者應有的重視,最後被迫自殺,抱恨終生,結局十分不幸。司馬遷在撰寫這位極具將才而又屢屢蒙受屈受難的名將傳記時,傾注了深厚的感情。他用錯綜變化的筆法,細緻地刻劃出李廣這一機智勇敢、武藝出眾、愛撫士卒、忠誠廉潔的愛國將領形象;還借此揭露了封建統治者妒賢嫉才、任人唯私、刻薄寡恩的陰暗心理與凶狠面貌,表露了他對漢王朝統治集團的憤慨不平之情。因此,此文不單記敘歷史,亦表現了作者的感情,文中有很強的文學性,不僅具有巨大的歷史價值,而且具有重要的文學價值。 () 參考書籍1. 司馬遷(1976)﹕《史記選注》。香港,中流出版社。2. 陶懋炳(1987)﹕《中國古代史學史略》。湖南,湖南人民出版社。3. 張大可(1994)﹕《司馬遷評傳》。南京,南京大學出版社。4. 周一平(1989)﹕《史馬遷史學及其批論》。上海,華東師大出版社。5. 郭維森(1982)﹕《司馬遷》。江蘇人民出版社。6. 馬持盈(1979)﹕《史記今注》。台灣,台灣商務印書局。 http://211.89.225.4:82/g之te/big5/bbs.cnr.cn/thre之d-271339-7-1.html
    

 本文亦有大量的詞類活用現象,使篇章語言更鮮活簡煉,現羅列如下︰1 大楚興,陳勝王。 王:名詞用作動詞,稱王,為王的意思。 2 天下苦秦久矣。 苦:形容詞意動用法,以……為苦。3  . 尉果笞廣。 笞:用鞭、杖打。4 皆指目陳勝。 目:名詞用作動詞,看。5 夜篝火。夜:名詞用作狀語,在夜間。 篝火:名詞用作動詞,燃起篝火。 6 置人所罾魚腹中。 罾:名詞用作動詞,本義為捕魚用的網,這裡是「捕撈」的意思,與「所」一起作「魚」的定語。7、將軍身被堅執銳 堅:形容詞用作名詞,堅硬的鎧甲 銳:形容詞用作名詞,銳利的武器8、忿恚尉 忿恚:形容詞的使動用法,使……惱怒五、一詞多義會 會天大雨(會:副詞,可譯為「適逢」「恰巧」)   皆來會計事(會:動詞,可譯為「聚集」「集合」) 道 道不通(道:名詞,可譯為「道路」「路」)   伐無道(道:名詞,可譯為「道義」) 等 等死,死國可乎(等:副詞,可譯為「相同」「一樣」)   公等遇雨(等:代詞,用在名詞或代詞後,表示複數) 數 扶蘇以數諫故(數:讀shuo,副詞,可譯為「多次」「屢次」)   數言欲亡(數:讀shu,數詞,表示不確定的數目) 故 扶蘇以數諫故(故:名詞,可譯為「緣故」「原因」)   廣故數言欲亡(故:副詞,可譯為「故意」「特意」) 將 上使外將兵(將:動詞,可譯為「率領」)   項燕為楚將(將:名詞,可譯為「將領」「帶兵的人」)   陳勝自立為將軍(將軍:雙音節名詞,可譯為「帶兵的人」「將領」) 然 吳廣以為然(然:指示代詞,可譯為「這樣」)   然足下卜之鬼乎(然:轉折連詞,可譯為「然而」) 指 卜者知其指意(指:同「旨」,名詞,可譯為「意圖」「意思」)   皆指目陳勝(指:動詞,「用手指著」的意思) 書 乃丹書帛曰「陳勝王」(書:動詞,可譯為「寫」)   得魚腹中書(書,名詞,可譯為「書信」) 所 置人所罾魚腹中(所:代詞,用在動詞前構成「所」字結構,相當於「……的東西」)又間令吳廣之次所旁叢祠中(所:名詞,可譯為「處所」) 令 又間令吳廣之次所旁叢祠中(令:動詞,可譯為「派」「派遣」)   令辱之(令:動詞,可譯為「讓」「使」)   召令徒屬(令,動詞,可譯為「號令」)   陳守令皆不在(令:名詞,指「縣令」) 與 嘗與人傭耕(與:連詞,可譯為「和」「同」「跟」)   號令召三老、豪傑與皆來會計事(與:同「舉」,副詞,可譯為「全」「都」) 之 輟耕之壟上(之:動詞,可譯為「去」「到」)   悵恨久之(之:結構助詞,無實義,附在時間副詞後面,可譯為「全」「都」)   燕雀安知鴻鵠之志哉(之,結構助詞,可譯為「的」)   二世殺之(之:代詞,「他」,指扶蘇) 上 輟耕之壟上(上:方位名詞,可譯為「上面」)   上使外將兵(上:名詞,指「皇上」) 應傭者笑而應曰(應:動詞,可譯為「答應」「回答」)   宜多應者(應:動詞,可譯為「響應」) 次 陳勝、吳廣皆次當行(次:動詞,「按順序排列」的意思,可譯為「編次」)   又令吳廣之次所旁叢祠中(次:動詞,指旅行或行軍在途中停留)當 陳勝、吳廣皆次當行(當:介詞,「應當,應該」的意思)   不當立(當:助動詞,可譯為「應當」)   當此時(當:介詞,相當於「正在……的時候」) 行 陳勝、吳廣皆次當行(行:讀hng名詞,可譯為「行列」「隊伍」)乃行卜(行: 讀xing,動詞,可譯為「往」「去」)行收兵(行:讀xing,動詞,可譯為「行軍」) 以 扶蘇以數諫故(以:介詞,可譯為「因為」)或以為死(以:和「為」組成動詞「以為」,可譯為「認為」)今誠以吾眾詐自稱公子扶蘇、項燕(以:介詞,可譯為 「用」「拿」「把」)以激怒其眾(以:連詞,可譯為「來」「以便」) 欲 廣故數言欲亡(欲:助動詞,可譯為「想要」「想」)從民欲也(欲:名詞,可譯為「慾望」「願望」) 號 號令召三老、豪傑與皆來會計事(號:動詞,可譯為「號令」「命令」)號為張楚(號:名詞,可譯為「國號」「稱號」)為 若為傭耕(為:讀wei,動詞,可譯為「做」)為天下唱(為:讀wei,介詞,可譯為「替」)。  


 


[1]

金聖嘆(1608~1661)︰《才子古文》。(歷朝部分)卷二,湖北,湖北人民出版社1. 司馬遷(1976)﹕《史記選注》,頁116。香港,中流出版社。 [3]匡裕群(1997)︰《文言語法例釋》,頁37。湖南,湖南出版社。[4]匡裕群(1997)﹕《文言語法例釋》,頁118。湖南,湖南出版社。4匡裕群(1997)﹕《文言語法例釋》,頁208。湖南,湖南出版社。